房产资讯

变天了!温州购房团长“看空”楼市 改行卖烤饼

2019-08-13 来源:凤凰网房产 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分享朋友圈

  原标题:温州购房团长“看空”杭州楼市 改卖烤饼

  “3月开始,我就劝别人谨慎出手,自己下半年一套也不会买。” 

  杭州这轮行情,还会火多久?众说纷纭,但入杭20余年,带队买过杭州几百套房的温州人李先生,今年却有意停下了脚步。 

  因为李先生嗅到了与2012年相似的味道。  

  在他看来,无论调控政策还是外部环境,楼市都正在经历“20年未有之巨变”。 

  一方面,以美国为首,全球正式进入降息周期,货币愈发宽松。 

  另一方面,杭州“双限”用地推出,锁定房价预期;天量次新房持续涌入;刚结束的政治局会议,又明确表态: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。  

  信息冲突逻辑交缠之时,直觉和经验或许更管用。 

  作为杭州房产投资界的传奇,李先生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他就杀入杭州,到处买买买,可谓身经百战,宠辱不惊。

  但从今年3月之后,就始终有一种奇怪的预感,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,他也把注意力转向了餐饮业。

  PART 1 

  20多年前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五下午。 

  温州某县城一单位里,女同事们照常讨论着晚上该煮哪几道菜,男同事们商量着晚上兄弟们得喝几盅,李先生却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不搭话。 

  因为5点下班时间一到,他必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跑到汽车站,才能赶上最晚一班去杭州的大巴车。  

  晚饭是来不及吃了,好在中午从食堂打包了两馒头,装在铝铁盒里,饿了还能啃两口。 

  那一年,温州刚开通去往杭州的火车,县城则连火车站的影子都没有。每天只有少量班次的大巴车,一坐就是十几个钟头;不然得先坐大巴车到温州,再搭火车去杭州。 

  大多时候李先生选择大巴车,方便,一觉睡醒差不多就到杭州了。  

  下了车背着行李直奔售楼处,连宾馆都来不及定。时间很赶,他们必须速战速决,在接下来短短30余个小时内,挑到中意的房子,不然就赶不及末班车回去。  

  “一开始对杭州完全没概念,就觉得买在省会城市肯定没错。”李先生说,刚开始几乎每个周末都这么过的,跟一两个好朋友轮番跑杭州看房。

  那时候杭州远没现在这么大,他们就盯牢市中心的新盘。 

  李先生还记得,杭州的第一套房子,买在白马公寓,单价8千多一平。那一年,杭州人均工资也就800元/月。 

  虽说来杭州前,有过多次买房经历,但老家房价便宜,情况也熟悉。  

  杭州可不一样,人生地不熟。凭着一股韧劲,李先生七拼八凑付了首付款。举着大量外债,多少还是有些慌。  

  这不,没多久白马公寓涨到一万多一平时,李先生立马抛掉了,短时间内赚了第一桶金。  

  初尝到甜头后,李先生很快开始又一轮投资。  

  从白马公寓、银马公寓,到大华西溪风情、世贸丽晶城、东方润园,李先生轮番买了个遍。有的一买就是三四套,但持有时间不长,小赚一笔就转手了。 

  很快,李先生的名声在朋友圈里传开,跟着他买房的人越来越多。从最初一两个志同道合的老友,扩展到几十,上百人。 

  PART 2 

  滨江高新区成立后没两年(大概2003年左右),敏锐的李先生,随即带着老乡“杀入”。 

  “温馨人家最便宜的时候3000多一平,直接买了4套。”后来东方郡开盘,他从单价9000多一平开始买,一直买到1万5一平。

  那几年的滨江,几乎成了温台投资客的天下。一车又一车的温台人,组团来滨江抢房。 

  也是从那时起,一说起温州人,直接扣上“买房客”的帽子。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,大家将李先生定义为“购房团团长”。  

  李先生生长的县城位于温州西部,是杭州一大侨乡聚集地。  

  自小见多了出国打拼的老乡,他深刻意识到,国内外对于房产理念的差异。  

  中国历来就有将祖传家业传承给下一代的传统,再加上人多地少这一现状,传承给子女最好的物件依旧是房子。 

  “关键房子安全,还能动用金融杠杆,别人想拿也拿不走。”在李先生看来,其他投资不一样,钱进了他人兜里,话语权就不在自己手上了。  

  当然,李先生也并非一帆顺风,最困难的时候,需要借钱还利息。 

  2012年开始,杭州楼市持续低迷,李先生过得很是煎熬。抵押房子,亲戚借款,各种方式都用上了,只为还房贷、利息。 

  “每天一睁眼,想的就是今天得还多少按揭,还有哪能借到钱,还好挺过来了。” 

  杭州“失落的五年”,李先生几乎没有抛售房产。

  PART 3 

  整个圈子里,李先生威望很高,说是一呼百应也不夸张。只要他说好的,朋友甚至连看都没看,直接打钱代买。 

  追随者多了,买起房子来更大胆。 

  2010年,定位为市中心豪宅的昆仑公馆一期开售时,李先生带着朋友们一口气买了几十套。“均价3万5左右拿下的,跟开发商谈了个价。” 

  2015年底,又带着一帮朋友组团买了两层向江来时代中心,加起来有100来套。 

  2016年,钱江世纪城乐创城酒店式公寓,李先生又拿下100来套;东方君悦、世包国际等等,他们都是大业主。 

  2016年底,就在大家对奥体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时,他又抢先入手了时代奥城,喝到了头口水。 

  杭州限购加码后,去年底楼市行情低期,李先生又拿下了杭房揽翠四层酒店式公寓,外加十几间底商。 

  买出门道的李先生意识到,要买就组团买,价格上有优势。买向江来时代中心那年,恰逢市场行情一般,开发商在原有折扣的基础上,又给了一个大客户折扣。 

  况且,整层买下更易出租,做酒店、民宿都行。 

  未来就是想出售,整层卖更好谈价格,大家伙也不用为了一套房子来回奔波。  

  很多人有“房子收集癖”的爱好,买进后不论涨跌一概不动,就那么放着,要么出租要么空置。 

  李先生不一样,他的房子时常得是滚动的。地段差的,房子老的会卖掉,置换成地段更好的新房。“只有房子滚动起来,才能有更好机会。”

  PART 4 

  我大致算了下,过去20年里,李先生带队先后买了几百套房子。  

  除少量在温州老家,其余全部在杭州。在他看来,要买就买最好的城市,而在浙江省内,杭州无疑是最佳选择。

  然而,这样一位有着丰富买房经历的资深购房者,今年3月起却开始劝身边人谨慎买房。

  “就我自己而言,下半年不会买一套房。”李先生说。 

  过去20年里,李先生见证过杭州楼市的巅峰时刻,也经历了长达数年的低谷期。是何原因让他如此“悲观”? 

  一来,实体行情不景气。 

  江苏蠡口家具市场,华东第一、全国第二大家具城,去年产值跌了50%,大量家具滞销。  

  李先生的朋友圈,对民间资金流动十分敏感。平时聚会,谈及最多的是感叹生意不好做,大家手头都没钱周转。  

  二来,高端住宅出租难。 

  名下昆仑公馆、银马公寓的房子,早年轻松就能租掉,还能租个高价;今年已空置许久,迟迟没有客户。  

  在李先生看来,去年杭州虽有33.8万新增人口,但高净值人群实际上在减少。 

  第三,二手房难卖。 

  李先生在盘整名下资产时发现,二手房市场远比预想的要难。前不久他出售城东一套次新房,周期比往年长了好多,成交价格也比预期低不少。 

  现在,他坚信下半年行情会回落。“身边但凡有人要买房的,我都劝他们等一等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 

  PART 5  

  去年3月开始,李先生的投资重心,有意识的从房产转向餐饮、酒店等行业。 

  旗下堂口老齐生煎、周叔烤饼,饭师傅快餐,甜品等四大餐饮业态,已开出十几家门店,分布在市中心、庆春,九堡、西湖文化广场等地。 

  尤其是老齐生煎、周叔烤饼,一年内连开6家门店。一做就是20年的老齐生煎,一天能卖出2000多个的周叔烤饼,靠着独家手艺征服了无数新老杭州人的味蕾。

  如果说杭州生煎、烤饼界也有网红,那么堂口老齐生煎、周叔烤饼估计就是NO1。 

  为什么会选择餐饮? 

  “首先,餐饮是为数不多不太受互联网影响的行业,且现金流快。其次,可以跟房产投资结合,实现自营。”李先生说。  

  比如,之前入手的杭房揽翠商铺,以后就打算自持。  

  “团队里各行各业的人都有,做餐饮,做美容美发等,等商铺交付,根本不需要去外面招商,自己把店开过去就行了。”李先生表示,这样可以掌握更大主动权。 

  在李先生看来,接下来楼市的调整或不可避免,但也不必过于惊慌,因为这是正常的周期调整。  

  杭州楼市就像一个正在登高山的人,上山久了,体力透支严重了,总要歇一歇,不可能一直处于前进态势。  

  “2019年不会好,但也差不到哪里去,大概率略有回调。” 

  当然,李先生并没有全盘否定楼市。在他看来,对于普通购房者而言,存在价差红利,或者迫切自住需求的,该买还是得买。

  不过,买卖房产一定要有信心,熬得住寂寞,熬得过冬天才看得到春天。

责编:小贝

  • 15000元/㎡
  • 15000元/㎡
  • 10500元/㎡
  • 16000元/㎡
  • 价格:待定
  • 7500元/㎡
  • 价格:待定
  • 16000元/㎡
  • 14000元/㎡
  • 15000元/㎡
  • 论坛互动 在线咨询 优惠登记 回到顶部